<i id='fekya'></i>
    <ins id='fekya'></ins>

    <code id='fekya'><strong id='fekya'></strong></code>
    <dl id='fekya'></dl>

      <fieldset id='fekya'></fieldset>
        <i id='fekya'><div id='fekya'><ins id='feky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span id='fekya'></span>
        2. <tr id='fekya'><strong id='fekya'></strong><small id='fekya'></small><button id='fekya'></button><li id='fekya'><noscript id='fekya'><big id='fekya'></big><dt id='feky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ekya'><table id='fekya'><blockquote id='fekya'><tbody id='feky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ekya'></u><kbd id='fekya'><kbd id='fekya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<acronym id='fekya'><em id='fekya'></em><td id='fekya'><div id='feky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ekya'><big id='fekya'><big id='fekya'></big><legend id='feky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電視劇《那些年,我們正年輕》將迎大結局,“三線精神”傳承引觀眾共鳴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5

            “萬萬沒想到,有一天我會在電視上追著看造火箭。”這部被“網友”笑稱“造火箭”的劇,8月15日在北京衛視播出後,獲得主流媒體高度關註。在暑期一眾古裝大劇的沖擊下,電視劇《那些年,我們正年輕》收視表現亮眼,穩居52城收視率前三,最高排名第二,騰訊視頻獨播點擊量不斷突破,穩居騰訊電視劇日播排行榜前三。新華社專電報道劇集開播,《中國日報》《文匯報》《廣州日報》等眾多主流媒體高度肯定。

            以正能量突圍暑期檔

            《那些年,我們正年輕》聚焦於新中國成立初期的國防建設事業,圍繞“兩彈一星”的科研歷程講述瞭張利軍等懷揣理想抱負的年輕人,響應國傢號召,從北京、上海等全國各地義無反顧地來到偏遠地區,積極投身國防建設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數據統計,該劇自8月15日在北京衛視品質劇場播出起,收視率便逐步攀升,穩定排名全國前三。這個起源於上世紀60年代的“老故事”,因何能在年輕的暑期檔成功突圍收割觀眾,答案由電視劇《那些年,我們正年輕》一筆一畫親自寫就。

            年輕氣盛的大學生、經驗豐富的老工匠、沉著冷靜的部隊軍人,構成瞭劇中的主要塑造群體。從北京來的大學生張利軍,在大學的教室裡許下瞭將火箭送上天的願望,但在收到去車間當車間主任的調令時,張利軍選擇瞭無條件的服從組織,用另一種形式實現心中的夢想。手藝奇絕的老工匠劉連柱,已經辦瞭退休手續,卻仍舊願意去發射場幫忙,他說,“人退休瞭,我這手藝不是還沒退嗎,我這心不是還沒退嗎。”戎馬一生的高占武,為瞭能把基地從一座軍營建設成一座成一座真正的科學城,高占武也不得不脫下瞭自己珍愛的軍裝。留在歷史中的聲音,是這一批軍人一起左手持軍帽,右手握拳,“用我們的生命捍衛我們的國傢。”

            “張利軍”、“高占武”、“劉連柱”的故事,由出品人馬中駿、總制作人鐵佛、導演韓曉軍、編劇黃鑒、王之理等眾位主創人員用細致紮實的功底講述。正式開拍前,主創人員走訪全國各地采風,深入實地瞭解“兩彈城”的歷史,“航天人”的故事。從四川綿陽的老基地,到北京某傢屬院與退休技術員的會面,從中央臺新聞電視制片廠、八一廠、中國檔案館、國防工科委的資料館購買影響資料,主創人員用“實”親自搭起一座屬於“三線建設”的時代鏡頭,每個人都可以在電視劇中看到真實還原的歷史與精神風貌。

            屬於“航天人”的故事或許並不是每位年輕的電視觀眾都能夠有所共鳴的,但是由劇中體現的將個人理想與國傢大義深深捆綁後的犧牲與妥協、將國防建設遠遠凌駕於個人情感之上的“大我”情懷,成為瞭每一個年輕觀眾為此感動落淚的原因。在中國航天官方微信公眾號“我們的太空”發表的關於《那些年,我們正年輕》的文章下, “父輩走出哈軍工,經過格爾木,落腳在這裡,獻青春獻終身,參與‘爭氣彈’研制”,“那些年,我們這年輕;現如今,我們正當時。不負韶華好時光,攻關航天獻青春”,一條條生動的留言,騰訊視頻的彈幕上,“90後前來追劇”、“00後也十分喜愛這部劇”等來自年輕觀眾的言論,都昭示著這部電視劇不僅讓老一輩的觀眾重拾自己的青春記憶,更讓年輕一代觀眾透過屏幕感受到瞭流金歲月裡的中國夢。《那些年,我們正年輕 》也因而成為瞭一部能讓全傢人一起圍坐在電視機前觀看的電視劇。

            以“國防夢”烙印時代精神

            比起古裝、玄幻、青春等市場常見題材,《那些年,我們正年輕》在市場上則是不折不扣的“非主流”,當觀眾將目光聚焦在這部“非主流”電視劇上時,“三線精神”的意義在新時代建設時期變得更加寶貴。

            “資本傢的女兒”陸若文,養尊處優的“大小姐”在崇山峻嶺的基地裡,找到瞭自己一生應該追尋的意義,“導彈不成功,火箭不上天,我絕不談戀愛”,陸若文將祖國大義,遠遠的凌駕在個人情感之上。

            火箭發射,第一作業組的工作人員需要寫好遺書在到崗工作,火箭發射若失敗,第一作業組絕無生還可能。“軍人的後代”向晴就是在這裡義無反顧的走進瞭第一作業組的工作間。

            “用我們的生命捍衛我們的國傢”,不是一句留在天空中的血色誓言,而是用青春、理想、生命去踐行的人生軌跡。故事已經成為歷史,但“三線精神”的時代價值卻永不過時。

            電視機前,有經歷過酒泉衛星發射中心、西昌衛星發射中心的退役老兵感動落淚,有看到瞭自己爺爺奶奶故事的年輕人拍照發給老人。電視劇喚起的,是屬於全體中國人們的共同記憶,更是中國人寶貴的精神財富。

            當流金歲月裡的中國夢悄然實現,“三線建設”所映照的時代精神更需要每一位年輕人的實踐。新時代建設,更需要每一個年輕人對於“三線精神”的傳承,這已經成為優秀中華傳統文化當代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,深深地烙印在中國和中國人的DNA裡。

            今晚19點30分,北京衛視品質劇場,敬請期待《那些年,我們正年輕》大結局。